外媒评《汉娜》:像女主角的脸一样冰冷呆滞

说剧网        2017-09-10      作者:小影

《汉娜》入围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搜狐娱乐讯(编译:麦咪来源:《好莱坞报道者》)夏洛特-兰普林在影片《汉娜》中,表现出了对角色的高度理解力,女主人公内心所遭遇的创伤和痛苦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不过,尽管兰普林的演技又一次博得了人们的赞赏,但这部电影却显得异常沉闷,影片将冷酷无情的镜头对准了一个在丈夫入狱之后艰难生活的女人。出生于意大利的导演安德烈-帕劳洛,曾在2013年执导的影片《美狄亚斯》中展示了自己的才华,那是一部有着希腊悲剧质感的现代戏,但是第二部作品《汉娜》却没有了前者的光芒,这是一部令人痛苦的剧情电影,似乎并呈现出不可抵挡的观赏性。

影片的故事发生在比利时海岸的一个无名小城,故事从一桩犯罪事件展开,虽然影片并没有足够的细节去讲述这个事件,但你可以自己找到线索:一个女人听到了敲门声,门外的人大喊“汉娜!”在一个“母亲和母亲的对话”中,我们知道门外那个女人的儿子受了伤。这时我们发现,藏在壁橱后面的是一个与犯罪证据有关的的信封。汉娜疲惫的脸蛋上乌云密布,她的眼神中流露着恐惧、羞辱和羞愧。

我们第一次遇到汉娜的时候,她正在练习发声——这是她所属剧团的一场声乐训练。那天晚上的晚餐,她始终保持缄默,似乎没有什么话和她的丈夫(安德烈-威尔姆斯饰)交谈。第二天早上,她小心翼翼地拿出丈夫的衣服,然后陪他进了监狱。直到后来我们才明白,这对夫妇并不是来探监的——汉娜的丈夫被监禁了。

在影片的前半部分,帕拉洛矫揉造作的影像处理方式让观影过程变成了一件苦差事,那些留下的悬念其实并不吸引人,也没有激发出观众寻找谜底的兴趣。影片的剧本由导演和奥兰多-蒂拉多共同撰写,他将故事细节与重要情节点融合在一起,在每一个真相被揭露之前,场景经常被切断,让人十分费解。长时间的静态镜头总是盯着汉娜的面容,可以这样说,这部电影的创作者们对兰普林脸蛋的迷恋,要远远超过绝大多数观众。

汉娜的工作是为一个女顾主打扫卫生,那是一幢很现代的房子,里面住着富有的年轻女人(斯蒂芬妮-范-维芙饰),但这个女人似乎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落寞,在电影的大部分时间里,她保持着沉默和难以言说的沉思状态,经常偷偷地盯着地铁里的其他乘客。最具启发性的场景是汉娜去监狱探望她的丈夫,这本身就意味着忠诚。两人见面时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不安,这表明,汉娜对一个给他们家庭带来耻辱的男人的感情是充满矛盾的,她也因此失去了儿子和孙子的爱。

最强烈的戏剧冲突发生在汉娜去她儿子家的时候。在一个更富有的社区,她带着可爱的自制蛋糕和礼物给她的孙子过生日,但却在门口停了下来,儿子冷冷地告诉她,她不受欢迎,而小男孩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汉娜在公共厕所里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帕拉洛终于不再将角色的隐秘心事藏起来,而是给了观众以清晰的交代。

影片的摄影师蔡斯-欧文用特殊的角度呈现了这个故事,他缓慢地移动镜头,通过窗户、门框和镜头观察汉娜的状态,而汉娜几乎没有任何动作。这种方法贯穿电影始终,可以肯定的是,这与影片有条不紊的剪辑和节制到极点的配乐保持了精确的呼应。只是,关于汉娜对于丈夫违法行为和她所付出的代价的真实感受,影片缺少更加细致入微的心理洞察力。

当然,这并不是说汉娜在孤独中没有显而易见的痛苦时刻,比如她的游泳会员资格被撤消了。尤其令人震惊的是,新闻里报道了一条鲸鱼莫名其妙地搁浅后去了寒冷的海岸。尽管这可能不是最恰当的隐喻,但那种巨大的悲怆景象却让人难以忘怀。

夏洛特-兰普林亮相《汉娜》首映礼

《汉娜》建立起来了悲剧的故事根基,但最终却用一个充满算计的玩笑揭示出来,这使得电影变得廉价,并削弱了兰普林对这个严肃角色的控制力。导演引用了安东尼奥尼、卡萨维茨、阿克曼和哈内克等各路电影大师的风格元素,但《汉娜》还是太过刻意,无法唤起观众对故事的认同,冷酷的人物形象最终只留下一片苍白。

《汉娜》威尼斯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