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001.我

说剧网        2017-04-30      作者:小影

我,九六年出生在山东淄博的一个小县城里,自幼任性,做事没有章程,和许多人一样自视有着贵族血统,却是不幸命运。这就是我!自打记事那一天起,记忆中的我就是个从没有什么计划的人,甚至有些胆怯,也难免,打小父母的离异看似对我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实质两个家庭间的推诿却让我在童年开始就变成了个“两面派”。回想起来,当时的我为什么就不能拿出一个孩子的天真去质问父母,我该怎么做!

打小,跟着母亲生活在祖父家的大院里,院子里外两层,同古时达官显贵的深宅大院自不能相提并论,却有着独到的人和之美。儿时,院儿里烟火气盛,住着祖父,大舅,二舅,及我和母亲四家人,娘家人多,共有六双儿女,其余儿女都在城里居住,赶上逢年过节便会在此相聚。祖父母就是这个大家庭凝聚的核心。堂亲间的关系有时说来也是微妙,别人都是儿随爹娘住,女胥佳节归,我和母亲在那个年代倒像是“落魄之人”,本不该属于这个大院。或许是打小出于这种自卑,凡事总爱人前显摆,母亲总说我耐不住性子,存不住话。

直到现在我都觉着我的骨子里缺少些彪悍,记得中学时,由于身材瘦小,总是被同班身材魁梧和高年级学生欺负,以致于我在初三之前不敢在学校提及是单亲家庭。回家后不敢告诉母亲,因此学校在我的记忆中是被排斥的。在高一下学期,终于在母亲的泪光下离家出走,离开了学校,踏上了社会路。16岁下学,祖父语重心长的跟我商量去村里的陶瓷厂谋份差事,念在我是为供我多年的母亲减轻生活压力,并没有训斥我,反倒是像成年人交流般同我商量。叛逆加之迫切的证明心理,在某个艳阳正好的中午,含泪给母亲留了张字条,揣着仅有的两块五毛钱溜出大院,开启了我人生前20年最“黑暗”的历程。清楚记得,那时开往县里的客车票价一块五。进城后的第一天我饿了肚子,半夜实在撑不住,给离开我和母亲多年的他打了电话,他住在城里,骑摩托接的我。那天夜里他用冰箱里的秋葵炒的肉,馒头是冷的,可我却觉得那一餐无比的美味,也是我人生起初第一次算是”落魄“时的美味。他问我些什么不记得了,只是我不作声,看我不愿说,便让“破坏”我们家庭的那个女人给我铺床,铺好我便睡了,或是当时年龄真的还太小,那一觉睡得还真踏实。第二天梦醒时,家中已经没人。仅能听见冰箱时不时的嗡嗡,和时钟”走字“的声音。为了不让母亲找到我,暴打一顿,硬是塞回学校,这次我连张字条都没留就离开了,走前从冰箱带走一个冰凉的面包以备”不时之需“。

从他家到城中心有一段距离,步行经过一个早点摊,飘来素火烧的香气,还夹杂着葱香,听得咕咕叫的肚子,再掏掏裤兜,只剩1块钱了,低头沮丧的离开了。那时恰逢小城最热的时节,雨水也多,正午的天气,狗都不愿做声,最后实在忍不住,用仅剩的1块钱买瓶水解渴。午后路过一家门脸装饰颇为奢华的店,锃亮的玻璃门上贴着大海报招聘,甚是显眼,16—35岁,月薪1500,包吃住,真是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的激动。当晚”上班了“,稀里糊涂的做了好些日子才知道这个地方叫夜总会,一个在普通老百姓看来,三教五流的不正经之地。好在还管吃住,能发薪水。我自视做不到出淤泥而不染,于是在这儿学会了吸烟,学会了㕳酒。好景不长,第一个月的薪水还没拿到,原来的老板因为欠了一屁股债,扔下烂摊子跑路了,又来了一位”新老板“,胳膊上雕满了各式的图腾,身材也着实魁梧,一脸的”大哥相“,说实话,那时的我见到这样的形象,有些许恐惧,好在这人讲究”江湖义气“,领晌日还给发了上月的薪水。

领了晌,想家了。打了的往家走,刚到村口,碰见了挑担桶倒垃圾的母亲,满脸的愁容,头发仿佛也白了许多,红肿的眼眶和布满血丝的眼球无尽的诉说着她不知在短短的一个月去哪里找过我,又哭过多少回。看见我,鼻子一酸,两行清泪从脸颊流下。母亲是个要强的女人,从小不见得她落过几滴泪,我也架不住,一阵心酸涌上,扑向母亲。她没打我,也没骂。带我回家,祖父母见我也没说什么,不喜亦不忧,因为不知为哪般高兴,为哪般哀愁。一家人异常的安静,只是母亲边揩着止不住的眼泪,边做了一大桌子菜,说是我瘦了,一个劲儿的为我夹菜,要我多吃点,只是期间祖父点着烟,抽两口后问我这一个月做些什么营生,也不与家里说一声。我没敢做声,生怕这平静的水面会掀起什么风浪。见我不语,他没再作声,只是一个劲的猛吸烟。待到饭后母亲收拾完桌椅板凳,锅碗瓢碰,拉我到旁屋,盘问我些近况,我便如实回答。听完,母亲额头上扬,又是忍不住的抽泣,嘴里叨念着,”放着好好的学不上,孩子你这是何苦啊。“随着母亲的泪光,告别年迈的祖父母送别的背影中,我又一次离开了这个大院。走前,悄悄在母亲枕头下压了钱。母亲攥着我的手,送到村口,从兜里掏出钱硬是要塞给我,我不要。见她又要抽泣,忙说让她快回去。她越发使劲,紧紧攥着我的手,跟我说,”孩子,你的路自己选,但是记住妈的话,要走正路!“说完紧紧的抱我,那是我从小感受到最浓郁的母爱。我挥挥手告别,在母亲的泪光与满心的愧疚中又一次离家。那年我十六岁。

原创小说:《人间烟火》

作者:翟咲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