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孩子比大人要认真!

中国说剧网        2017-07-15      作者:小影

曾经听到过一句话“小孩的世界里只有对错,而大人的世界里只有利益”。这是今天刚刚看的电影,三个在垃圾场旁边,有的甚至居住在下水排污管道里的贫民窟小孩,一次意外得到了揭示政客 权贵的证据以及贪污的赃款。他们被迫害、被追杀。

这些小孩一开始看到警察政府人员那么卖力的去找,认为皮包里的东西意义绝非几千块钱的价值,他们认为会有更多。于是便决定自己去查找里面的线索说不定会有意外发现。但政客排遣的负责人发现了他们的异常。于是借机绑走了叫拉斐尔的小男孩,为了让小男孩说出皮包下落,对拉斐尔进行身体伤害,面对这些拉斐尔只是承认拿了皮包里的钱,却只字不提皮包里的其他东西。负责人最后用死亡威胁拉斐尔,拉斐尔也没有说出实情,政客负责人拿他没有办法或者是认为小男孩说的是实话他没有他要找的东西,为什么会说政客负责人会相信他,我想是因为在不知道东西是什么的时候被虐待到血流不止甚至面对死亡威胁时还决口不说,这不是一个小孩会有的表现吧,故而负责人放弃了这条线索,当然从小男孩嘴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他对于我还有什么价值呢,于是负责人要一同来的警察杀了拉斐尔,自己先走一步。最后警察下不了手于是佯装放了一枪留下了拉斐尔离开了。为什么这一部分像是剧透般写得那么详细呢?是因为这一片段另我印象深刻。小男孩为什么即使会被杀也不说出实情呢?我想就像他在剧中说的那样吧“我不喜欢警察,我不相信警察。”而这些不喜欢,不相信又从何而来?应该是电影所希望观众能去感悟,领会其中的潜台词吧。普通人的认知里:警察应该是维护人们幸福安宁,主张正义的英雄形象吧。但在拉斐尔以及他的小伙伴眼里却并非如此,通过电影镜头也不难看到,政客利用自己的权利去要去警察做非警察职责的私活,警察可以为了完成大Boss交代的任务,去随便迫害甚至杀害一个孩子,而面对这一切那些身穿正义制服佩戴正义警牌的人并未感到任何愧疚,影片中间部分有一个我认为是故意的镜头,那就是政客负责人在家里接到政客电话时的场景,那是一个简单的家庭场景,负责人在吃饭,旁边坐着貌似和三个主人公差不多年龄的男孩,也就是他的儿子,妻子在一旁收拾厨房,那么简单甚至看起来温馨的家庭画面,很难让你联想到男主人对平民窟小孩的迫害。人性的善与恶,成年人总能在小孩子面前展现的淋漓精致。

故事随着拉斐尔回到家继续着,拉斐尔受了重伤,神父为他处理伤口时说:“如果你见到了皮夹,趁还来得及,赶快交出去才是最好的做法,交出去并不是懦弱的行为,反而是勇敢的行为”我不清楚神父说这话时是怎样的认知,可能认为拉斐尔捡到了值钱的东西想据为己有,亦或者别的什么,但不论他以为捡到的是什么,我认为都应该先了解清楚东西到底是什么,而不是盲目一味的叫孩子交出东西,可能他是为孩子着想担心皮夹会带给孩子危险,认为那是不必要的危险吧。这也表现出来了大人做事的标准,对我有利的我去做,伤害我的我拒绝。当危机来临时从不会去思考对错,而总是权衡利弊。相比于成年人,孩子就简单得多,他们的世界里分对错。即使被危险包围也未放弃过他们认为对的事情。就像后面鼠弟问拉斐尔:“所以你要放弃了吗?"拉斐尔回答道:”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放弃。“在这之前他们已经看过信了,了解了皮夹里面东西的不一般。你可能会说孩子还小不知道危险与局势不像大人,我想说他是差点被枪毙的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他即将面对的危险。在女老师给他们录像的时候他们都说到了,他们很可能会被杀死,但他们还是选择去做了。

后来女老师也了解了情况,明白这些小孩子的处境以及所面对牵扯的人物。女老师问他们那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去做呢?拉斐尔想都没想就回答到:”因为这么做是对的。“

可能是女老师被他们的认真的话语所感染,于是想通过拍摄视频帮助他们。

后来视频拍摄被前来的警察打断了,女老师被带走,垃圾场的平民窟被毁,三个孩子则边躲警察边去探寻信息里的秘密。他们的给监狱工作人员钱,才能得到可以破解秘密的圣经,于是鼠弟想到了神父放钱的盒子。鼠弟给拉斐尔与嘉多说去想办法拿到钱便和他们分开了,自己一人去神父的房间偷偷拿走了钱,但同时也留下了一张画,画的是一个小人心被箭刺在哭,并留下署名。鼠弟拿完钱并没有走,而是躲起来默默观察神父的表现,因为他知道他不该拿走神父的钱,是被逼无奈的选择,希望看到神父看到他留下的画能理解他,可能这样鼠弟才能安心的把钱拿走吧。

到了三个男孩拿到圣经的部分了,嘉多去找吃的,留下拉斐尔和鼠弟研究圣经的秘密。嘉多没有钱,只能去捡垃圾堆里的残羹剩饭。捡食物的时候,嘉多身边都是男男女女喝酒聊天跳舞,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和别人不同,也随着节奏扭摆着身体,这时一旁的女孩看见了他,主动找他攀谈,并未在意他是捡垃圾的。这时警报响啦。女孩让嘉多快跑,嘉多回去找另外两个人,三人在逃跑的过程中遇到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为了帮他们,叫人送三个男孩离开,说是警察再抓他们,于是对方没犹豫的带着三男孩走了。也正是这个女孩的帮助,嘉多他们才摆脱了警察的追捕。为什么要提这个呢?因为看到这,又一次看见了人性的美好,素昧平生,即使知道自己帮助他们,对自己不光无益甚至可能危害自己,仍肯出手相助。人其实是可以很善良的。同时也看出了平民百姓对警察的态度,也说明并不是拉斐尔不喜欢警察,应该是很多人都厌恶警察吧,而原因可以自己领会。

接下来就到了在墓地找册子与钱的部分了。本来小男孩不在优势,后来戏剧性的实现了逆转,当拉斐尔拿枪指着曾要杀了他的人时,犹豫了再犹豫也未摁那一下,这不是胆小,而是良知。成年人可以为了金钱,名利,去杀一个无辜的小孩,小孩却不会因为那个人曾要杀自己,而要对方的命。

紧接着就是分钱了,三个小男孩在那商量好要把钱分给捡垃圾的贫民时,大家都没意见都同意了,我注意到这时鼠弟塞了一些钱在自己的袋子里,我本以为是他贪,最后才知道我又用我自以为是的眼光看人了,后来鼠弟拿钱都悄悄给了神父,并在曾经画的哭脸上画了一个笑脸。拉斐尔、嘉多撒完钱。四个小孩带着他们的那一份一起离开的垃圾场,去了鼠弟曾经说过很美的海边。与此同时女老师也被释放了。回来后看到大家收拾行李,很不解的问神父,神父说人们有钱了要搬走了。老师问三个小男孩的情况,神父笑着把画给老师看,那是鼠弟画的笑脸,表明他们一切都好,谢谢你。

女老师给神父看了录像,神父手上有鼠弟给他的政客贪污的证据。女老师被这群孩子的行为所感染吧,想把视频传到网上,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神父说了”这会很危险,不论对于男孩还是女老师“。后来神父又问男孩们为什么要冒着危险对抗坏人,女老师说:”因为他们认为那是对的“

后来神父被感化,和女老师一起把证据真相传到网上,让世人看清善恶、美丑。

剧终

从孩子出生到长大的每个阶段,大人就像老师一样教孩子怎么做怎么做,孩子都是在听大人的话,受大人的教诲。因为大人自认为比小孩吃的盐多,走过的桥多。认为理应比孩子要懂得多,认识得多。但现实是,大人应该像孩子去学习,学习他曾经拥有的,后来没有的那部分,纯真与良知。就像国王的新衣一样,在自欺欺人的世界里,孩子才是那个明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