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娇救志明》-重回淡水海边的少年

说剧网        2017-04-30      作者:小影

《春娇救志明》是志明与春娇的第三部。从2010年到现在,认识这对香港情侣近七年,在这七年里,看着他俩磕磕碰碰一路走来,最终张志明的成长让俩人决定安定下来,观众如我,可谓感触良多。

《志明与春娇》是五月天的一首台语歌,起初吸引我关注这部电影的,毫无疑问因为五月天,且自以为定是部台湾乡土电影。谁曾想它竟然完全香港制造。导演将余春娇,张志明这对港男,港女情感故事中的点滴娓娓道来,铺平垫稳,不疾不徐。

我不太常看香港电影,更倾向于台湾、泰国的小清新或是韩国的独立电影,也曾一度认为香港没有好看的文艺片。是我狭隘和武断了,追志明与春娇的这七年,就是我最漂亮的一次自我「打脸」。

对电影的着迷,甚至还转移到导演彭浩翔身上。我买来他写的书《爱的地下教育》和《再不相爱就软了》,试着研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才能拍出这样一部电影。我甚至还学他,将平时在路上,车上不方便写字时,用录音自说自话记录下当下突如其来的所感所想。我不够他用录音笔那般专业,手机录音于我已够用。这个习惯我已坚持六年有余,很好用呢!

志明与春娇三部看下来,我总能从余春娇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年龄和现实带来的不安全感,「我不想整天提心吊胆我不想做那个被抛弃的人」,这何尝不是我内心的声音?

张志明小孩般喜欢7-11的肉酱意粉,喜欢将干冰倒入马桶,兴奋的看着白烟冒出,花上九万元买一个玩具······

张志明只记得自己想记住的事情,球赛甚至重要过家人生日,做事没交代,分手连句解释也没有说走便走了,有女朋友,却也心安理得的和前女友见面,上床。

张志明说「两个人要维系一段好的关系真不容易不要因为做了什么或者都没做什么而破坏它」。俩人在漫春天,张志明因有“隐情”说「有些事情不用一晚上全做完」,事后余春娇用事实证明了「如果有些事这晚不做的话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做了」。

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平等关系,总会有一方比另一方要爱得深,剧中的余春娇就是比较受累的一方,很多人都说这是“作”,这点我不认同。

余春娇也在尝试接受,试着改变。反观我自己,对于爱情,总是悲观,不相信,不接受对方比自己小是原则,不可动摇。昨晚跟姐姐散步,问姐姐:“你介意另一半比自己小吗?”姐姐说不太介意,而我却噼里啪啦发表一大段自己不接受的“观点“。说白了,是对自己没信心。

跟余春娇不同的是,哪怕我再喜欢,再爱,都不会给一次又一次的机会。我不会让把自己逼到淹没在浴缸里去测试他是不是我最爱的人的场景出现,我不会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仅仅只是因为他喜欢。

现代人的感情基础太薄弱,太不堪一击。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完全信任一个人,或许今天还爱你爱到死,明天就你死我活。我的世界不允许这样的画面出现。

不管亲情,友情或是爱情,我都遵循着:合则来,不合则散(当然有时也得分事)

朋友都说这样的我太方,不够圆滑,不会转弯。但有多少人的忍让,不计较是所谓的「将就」呢?「即使不合适但想到:要重新适应一个人是很累的」。难道将就就不累了吗?不计较就不累了吗?我持怀疑的态度。

上周朋友突然微信转我一段话:

最傻的女人就是,你什么都不图,只图他对你的好。你可以图一个人有钱,可以图一个人有权,可以图一切你想要的,但千万别只图一个人对你的好。他一旦不对你好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收到这段话的当下,我没有做任何回复,事后想想,对你好是一个见仁见智的概念。嘘寒问暖就是对你好?让你衣食无忧就是对你好?何谓好很难界定,一下子我的脑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在此我想许愿:我要他和我听相声,看话剧,跟我一起喜欢苏打绿,陪我去腾冲,松山和缅甸,愿意跟我讨论近代史,喜欢喝奶茶······,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所图呢?

「喜欢就是喜欢我喜欢她就是因为我觉得她好她什么都好」,我远没有张志明的洒脱,某种程度上,我更相信所谓的门当户对。如果以上我的许愿能成真,是否意味着我俩的价值观,步伐存在着某些相似?喜欢是互相影响,而不是改变对方。

七年三部电影,张志明从一个遇事只知逃避的大男孩,成长到有信心让余春娇嫁给他,将其下半生交给他,从香港到北京,从北京到台北,在淡水的海边,张志明终于长大成人。

电影尾声当张志明张嘴唱第一句时,我的眼泪终于绷不住的流下。余春娇救了张志明,让张志明成长为男人,同时也救了他俩的爱情,再美好不过。

张志明,我真的比你大的!

余春娇,但我真的比你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