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但我还是要杀了你

说剧网        2017-04-30      作者:小影

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比如说明明应是陌路,却还是遇见了;比如说明明只想将感情化为无情利剑,却真的爱上了;比如说明明把对方视为生命,却亲手杀死了。



芦苇飘飘若飞雪,零星点点,好不悲凉。

“你到底有没有爱我”

“没有”

“从来没有”

两把利剑入心。第一把是飞雪剑,第二把是无情剑。

十年前,薛采月的父亲薛青碧命丧李曼青之手;

十年间,薛采月苦练飞雪剑法,只为雪耻替父报仇;

十年后,薛采月遇见李曼青之子李坏,复仇之路变了轨道。

她,不会笑,不会闹,什么都没做却轻而易举让李坏爱上了自己。他,一口一个小老板喊着,坏坏的,但很可爱,痞痞的,但已经最正经了,让薛采月终究是爱上了自己。

本是有缘之人,一个让另一个变“乖”了许多,一个让另一个会哭更会笑。他们是真的爱着彼此,比自己的生命还要爱。可他不知道他的父亲是她的仇人,她却自始至终都知晓。

这是一场偶遇转为预谋的旅程,也是一段用情至深的泥潭。她以为她可以只杀李曼青而与他无关,她以为她可以没有他自己一样过,她以为痛快的哭一场就能够变坚强,但不曾想,李坏终究是李曼青李家之子,父债子还,她不得不拼尽全力与她的李坏决战。

而他的倒下,为她的复仇之路画上圆满句号,却让她立马撕心裂肺了起来。

“我刚才骗了你,也骗了我自己”

“我其实是爱你的”

……

芦苇之下,他一步一趔趄,伤痛心痛痛不已,而她,一步一逼近,悔恨己恨恨不已。

其实,是爱的。然而,那又如何?利剑入心之时他便深深知晓,他和她之间永远只能活一个,他选择让她活,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死。



你可以说薛采月是个残忍至极的女子,连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父亲都能下得了手。但你不能否认薛采月对李坏的那份爱,那是一种想爱不敢爱,爱了不愿放,放了放不了,放不了也得放的爱。既深情,又悲情。

纵观整部剧,薛采月的生命历程注定她就是这样的矛盾集合体,她在惶恐之下卑微活着,却未成功逃离丧父之命。站在薛采月的角度来看,没有父亲陪伴、身负复仇之重的余生太过漫长,这样残忍的世界,除了黑就是白,正如她平日的衣物,非黑即白。黑是无尽的恨,白是至寒的凉。

不哭的女子太坚强,不笑的女子太冰凉,但谁又天生不哭又不笑?无非是知晓哭与不哭,无人会理会,不如不哭,于是连带着笑也不会了。



我们时常说这个世界没有谁离不了谁,但还是有人因情自残,甚至自杀,有人因亲人离世也跟着走了。

这个世界并非如理智那般规矩,它是不可理喻的,有些人离开了谁确实能坚强活下去,有些人真的就活不下去了。

李坏走后,薛采月将他们的孩子托付给冷四姑娘,她回到这一生印刻了她与李坏最美时光的地方:扶桑。

门口新鲜的菊花和摇摆的风铃让她突然激动了起来,因为以为他就在里面。推门,屋内空空,黯淡了她的容颜,他怎么会在?回眸,又是一段展颜,穿着和服的李他似从远方走来,颜闭,那,不过是回忆里的幻影。



你朝我走来,我向你奔去,一展臂,一拥抱,王子与公主似乎有了圆满的结局。也许是吧,可分明是黑色的回忆,也许是吧,毕竟最后那一刻还是有色彩的。好像真的似的 。

你觉得呢?他,还活着吗?他,还能活着吗?

她是他的妻子薛采月,他是她的丈夫李坏。元月十五日辰时,雪桥之战,他们谁也没有赢过谁,他们都是输者,输得撕心裂肺,输得一塌糊涂。